现实版“盲井”!接连杀死矿工骗取近百万赔偿金,骨灰让人随便扔了就行

时间:2019-09-23 07:53:37来源:切合实际网 作者:陕西省

原标题:现实版“盲井”!接连杀死矿工骗取近百万赔偿金,骨灰让人随便扔了就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ID:bqshenyidu)】

案发6年后,两名真正被谋害的矿工,真实的个人信息仍然模糊。

接连发生在河北省沙河市汇鑫煤矿、鑫源煤矿的两起杀人伪造矿难骗赔案,虽然年代已久,但一直未对外披露详情。北京青年报记者经过两个月的采访,详细还原了这两起河北“盲井案”的案发经过。

两起案件的侦破,源自“1·02”内蒙古系列杀人骗赔案侦办过程中发现的新线索。当年被指控故意杀害了17人的74名案犯,在审讯中,另外供述了35条线索。这些线索后被分到各省市公安机关继续侦办,并不断有新案被破获。

公安部“1·02专案”被押解归案的案犯

寻找“猎物”

沙河市位于太行山东麓,毗邻山西,境内矿产资源丰富,探明的煤储量达10亿吨,2012年有大小煤矿54家。

汇鑫煤矿成立于2008年,地处沙河市白塔镇王下曹村南部的丘陵高地。兴盛时,有上百人在矿上工作,多个矿井同时作业,每天产煤超过400吨。

2011年3、4月间,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人刘德强、刘天忠与兰发金、王大康、刘友勤预谋, 诱骗他人冒名去煤矿干活,在井下将人杀死后,再以矿难名义骗取赔偿金。毛忠银、王陆全得知消息后,同意一起参与。他们最终将作案地点,选在了汇鑫煤矿。

后来遇害的矿工约20多岁,身高1.6米左右,云南口音。

兰发金以冒用的“王昌雄”的名字,带他进矿做工。时至今日,他的具体身份信息,办案警方仍未准确掌握。

在涉案人员的供述里,兰发金给刘德强打电话,说“找到作案对象了”,其侄子兰耀林把人带到了云南省盐津县火车站。刘德强到火车站与兰耀林会合后,一起带着“王昌雄”去了西安。因在西安未找到适合作案的煤矿,他们联系正在沙河打工的刘友勤,又乘车来到沙河市白塔镇。

宾馆住宿登记信息显示,从2011年4月7日开始,刘德强、刘天忠、毛忠银、王陆全、兰发金等人在沙河市站前街、白塔市场等处住宿。三四天后,刘友勤找到作案的汇鑫煤矿,“王昌雄”在刘德强、刘天忠、王大康、刘友勤带领下,一起去了汇鑫煤矿上班。5人被安排在同一个班,刘友勤当上了班长。

汇鑫煤矿早在2014年已关闭,当年的井口也已填埋,只剩下一些仍未拆除的矿工宿舍,院子里还搁置着6台报废的绞车。今年2月,当地的老矿工向记者确认,8年前,矿上确实发生过死人的事情。

汇鑫煤矿早已关闭多年

“王昌雄”死了2011年4月21日,距离“王昌雄”和刘德强、刘天忠、王大康、刘友勤一起到汇鑫煤矿上工,还不到一周的时间。

时任汇鑫煤矿生产矿长的常对锁向警方回忆,当天矿上并未正式生产,下午两点,常对锁带领7名矿工下井维修巷道,其中包括“王昌雄”等五人在内。

起先大家在一起干活,案发前40分钟,“王昌雄”等五人去了70多米远的另一处地点。到下午四五点间,五人里有一人过来喊常对锁,说“那边埋住个人”。

刘德强事后供述,他与王大康负责放哨,刘友勤把“王昌雄”打死的情景他并没看见。他听到刘友勤对他说:“人死了,就说塌方把人砸死的。”于是,刘德强去喊其他人来。

王大康供述,他被刘友勤安排在“井口处给他们放风”,刘友勤、刘天忠、刘德强三人在一起,具体是谁杀的人他不知道。

“王昌雄”具体是怎么死的,没有人说的清楚。

常对锁跑到事发处,看到“王昌雄”被四五罐渣(一罐渣重一吨多)埋在下面。尸体被刨出来时,头上还带着安全帽。常对锁用井下电话,将事情报告了矿长。

时任汇鑫煤矿安全矿长张利彬接到矿长电话赶到现场,看到“王昌雄”被风筒布包着放在风井上口的地上。随后“王昌雄”被送往沙河市中西医结合骨病医院,医生确认人已经死亡,尸体转入太平间。

鑫源煤矿残存的矿工宿舍

煤矿没有向警方报警,而是选择私了,让刘德强通知“王昌雄”家属来处理赔偿事宜。

刘德强用电话通知了兰发金。此时,刘天忠、兰发金、毛忠银已在白塔镇的宾馆里住了近一个月。

根据王陆全和刘天忠的供述,接到电话后,兰发金以“一起出去打工”的名义让王陆全赶到郑州,而他与刘天忠一起去了郑州火车站与王陆全会合。

在郑州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宾馆里,王陆全被告知,在煤窑整死个人,给煤矿报的是他儿子,(兰发金)让他冒充死者父亲。王陆全同意后,三人返回白塔镇。

事发三天后,兰发金、刘天忠、毛忠银、王陆全来到矿上与矿方商谈。第二天,几个人一起到沙河市殡仪馆看了“王昌雄”。

2011年4月25日,中西医结合骨病医院出据了死者名为王昌雄的医学死亡证明,尸体于当天火化。汇鑫煤矿矿长曾利刚称, 尸体火化后,其在殡仪馆将40.5万元现金给了王陆全,王陆全写下了收条。

真实的王昌雄确曾在沙河市白塔镇打工,后回了老家云南省盐津县。他曾因身份证丢失补办过新证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父亲王陆全一伙人冒用。

新的“猎物”

刘德强离开汇鑫煤矿后并没有离开沙河市,他仍在白塔镇打工。五个月后,刘德强参与了发生在沙河的另一起杀人伪造矿难骗赔案。

2011年9月的一天,刘德强接到艾汪全打来的电话,称他那儿有个人,让刘德强找个地点,把人弄死,骗取赔偿金。

艾汪全的名字,曾出现在公安部督办的“1·02”系列杀人骗赔案中。该案74名案犯被控先后杀害17人,艾汪全在起诉书中被列为第一被告人。

被艾汪全找来的“猎物”姓张,40岁,山东人,高个子,没有身份证,在湖南省临武县七里凹煤矿打工时与张贵从结识。艾汪全发现,对方没有手机,“和家里人没有联系,弄死他不会有家属找”,便将“杀人骗赔”的想法告诉张贵从。

张贵从起初“不敢干,没同意”,后来经不住艾汪全“不用你杀人”、“给你分钱”的诱惑,最终改变主意。

刘德强与艾汪全商量好,用其弟弟刘德昆的身份送“猎物”进矿打工,让其父亲刘天贵冒充家属领取赔偿金。

这一次,刘德强将作案地点选在了距汇鑫煤矿约15公里的鑫源煤矿。该矿位于沙河市十里亭镇下解村南部,成立于2003年,当地人也称为“沙河市棉麻煤矿”。

刘德强找到了在鑫源煤矿上班的肖文和郑建峰,通过肖、郑二人介绍,“刘德昆”和郭光荣到了鑫源煤矿上班,4人被安排在同一班组,肖文是班长。

父子合伙骗赔

鑫源煤矿早已停产,大院里杂草丛生,负责看守的门卫告诉记者,“刘德昆”就死于大院外西南侧矿井。

2011年9月22日,矿工周银春与同一班组的“刘德昆”、肖文、郑建峰、郭光荣上夜班,负责清理井底。晚上9点左右,五人一起下井。

周银春回忆,他和郭光荣在打扫井底,肖文、郑建峰往坡头(坡上面)去出煤,“刘德昆”独自推罐车往坡底去接煤。“刘德昆”距离周和郭约200米远,距肖、郑约50米。

大约一小时后,肖文跑来说,“刘德昆”被砸了。

四个人跑到事发处时,看到“刘德昆”躺在罐车旁边,头部、身体旁边有几块较大的石头,头上、脸上都有血。周银春摸了摸“刘德昆”,发现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

2011年9月22日晚11点左右,接到肖文电话的鑫源煤矿的生产矿长樊书朝赶到井下时,“刘德昆”已经被抬入罐车向井口运。借着安全帽上的灯光,他看到“刘德昆”左侧太阳穴旁有一个小坑,当时没流血。矿上3个人开着皮卡车将“刘德昆”尸体送到了附近的鸡泽县火葬场。

真正的刘德昆为了使哥哥、父亲能分到钱,同意拿自己的身份证冒充死者身份信息进行火化,他并不知道“刘德昆”是被谋杀的。

获知“事成了”的刘德强,打电话让父亲刘天贵拿着户口本,到沙河来冒充死者家属。矿上安排“家属”去看尸体时,刘天贵“真把死者当成刘德昆了,当时还哭了”。

10月2日,50万元赔偿金通过银行转账划入刘天贵新开的账户。当天,尸体以“刘德昆”的身份信息被火化,骨灰被刘天贵带出火葬场。据张贵从供述,之后刘德强把骨灰给了另一个人,并说:“随便扔了就行了。”

刘石岗矿的矿工宿舍

还有案件在侦办中

内蒙古系列杀人骗赔案被命名为公安部“1·02专案”,经过侦破,最终74名案犯被指控故意杀害17人。在审讯过程中,74名案犯还另外供述了35条新线索,被分到各省市公安机关继续进行侦查。

发生在沙河市的这两起盲井案,虽然年代已久,但并未对外披露。两起案件源自“1·02”内蒙古系列杀人骗赔案侦办过程中发现的新线索,亦可视为这一系列案的侦破继续。

鑫源煤矿“刘德昆”命案由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刑警大队向沙河市公安局移交犯罪嫌疑人肖文等涉杀人、诈骗案线索。2016年5月5日,沙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汇鑫煤矿“王昌雄”命案因兰发金在陕西省白水县看守所检举发现线索。2016年3月3日,沙河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在“1·02专案”中发现的新线索,目前各地警方仍在侦破中。

据陕西旬阳警方消息,2018年3月25日19时,犯罪嫌疑人何某被抓获。经查,2011年以来,何某伙同其他犯罪嫌疑人,以到“河北省沙河市刘石岗矿”务工为名,先后将多名受害人骗至矿井下杀害,然后冒充死者家属,骗取矿方巨额赔偿金。

陕西旬阳警方后将何某移交给邯郸警方。2019年3月,北青报记者从邯郸市永年区公安局了解到,何某所涉案件与“公安部1·02专案”相关,是公安部督办案件。

多个信源向记者证实,何某此前被羁押在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看守所,今年3月中旬因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但还有约17名与何某所涉案件相关的人员仍在看守所关押。

相关内容